全國大型的跨國境婚姻介紹平台越南新娘,越南老婆越南相亲

越南新娘
2013/05/03
*越南交流
越南希望进一步加强越中共青团之间友好交流合作  2007-10-19
  10月17日上午在越南政治局委员、胡志明市委书记黎青海的主持下,第八届第八次胡志明市党部执委会会议得到举行了开幕仪式。
  应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邀请,越南共产党中央总书记农德孟16日开始对朝鲜进行为期3天的正式访问,这是自1957年以来越南共产党总书记首次访问朝鲜。

  越南“外嫁新娘”韩国受虐致死 18根肋骨被打断

  “求求你,放了我!”越南“外嫁新娘”安危令人忧

  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越南年轻女子外嫁至韩国,希望在那里找到幸福。然而,自今年8月初以来,媒体接连报道了两起越南“外嫁新娘”在韩国遭虐待致死的案例,在越南国内引起了巨大关注。

  包括越南妇联在内的社会团体和相关政府机构纷纷发出警告:跨国婚姻存在巨大风险,准新娘们应该慎之又慎!

  1.柔弱新娘被打断十八根肋骨

  “我付出了很多努力,希望能成为一个好妻子,并且在将来成为一个好母亲。我想要的,是一个幸福的家。我想经常和你说说话。像其他女孩一样,我想把我的丈夫照顾得舒舒服服的。但是,你为什么一点都不关心我呢?我渴望拥有一个幸福的家,并成为一个好妻子,这么一个简单的梦想却一直都没实现!”

  这是一个名叫黄玫的越南女子,于今年6月25日写给其韩国丈夫陈善傅的一封信。在写罢此信的第二天,黄玫即被陈善傅殴打致死。韩国警方的尸检结果显示,陈善傅下手甚毒,黄玫被他打断了18根肋骨。

  遭此厄运的黄玫年仅20岁,来自越南建江省的一个农民家庭。从1986年开始推行“革新与开放”政策之后,越南经济发展迅速,但地区、城乡之间出现了发展不平衡的状况。除胡志明、河内等中心城市及部分沿海城市外,广大农村地区依然贫困。

  黄玫一家人居住在一座不大的茅草屋中。由于贫穷,她在14岁那年便辍学,挣些零钱补贴家用。一年后,她又到外省打工,先是在一家海产品加工公司工作,后来进入一家木材生产企业。她非常勤奋地工作,将所有收入都交给父母。在家人及邻里的眼中,黄玫是一个既温柔又能干的好姑娘。

  2.把目光投向韩国男人

  2006年,黄玫19岁,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。像许多同龄女子一样,她将目光投向了到越南找媳妇的韩国男人。

 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,韩国出现了男性“结婚难”的状况。一方面,重男轻女的传统影响,加上B超等现代医疗技术使人们更容易进行下一代的“性别选择”,导致韩国男女比例失衡,婚龄男性的人数多于女性;另一方面,随着韩国女性社会地位的提高及经济上的独立,很多女子挑选对象的标准过高,甚至愿意保持单身,使得男性的婚配困难雪上加霜。这种状况在韩国农村地区尤为严重。韩国一家婚介公司的工作人员指出,那些“仅具有高中文凭,或者依靠父母生活的,或者在中小规模的公司工作的,或者个子矮、年龄大的,或者生活在农村的”男人在韩国国内找对象非常困难。

  在跨国婚姻中介的协助下,这些韩国男性开始前往越南、菲律宾、泰国等其他亚洲国家寻找配偶。韩国人与越南人在祭祀祖先、孝敬父母、重视教育等方面有诸多相似之处,容易在一起生活,因此,越南女子特别受到韩国男性的青睐。韩国统计厅公布的数据显示,2006年,外嫁到韩国的越南新娘数量超过1万人,比2005年增长了74%。

  3.韩国就是“三星手机”和《大长今》

  黄玫并不了解韩国,更不了解韩国男人,这也是绝大多数希望外嫁到韩国的越南女子的共同特点。对她们来说,韩国就是“三星手机”和《大长今》,前者代表着财富,后者代表细腻而真实的家庭情感。“坦率地讲,除了从电视剧中看到的那些东西,我对韩国一无所知,”一位越南年轻女子说,“但是,韩国的风景看起来很漂亮,韩国男人看起来既成熟又知道疼人,很具有责任感,与家人和同事相处得都很和谐。”

  正是怀着如此美好的憧憬,黄玫于2006年12月嫁给了比她年长的韩国人陈善傅。陈善傅居住在韩国忠清南道,靠开出租车为生,是一名典型的韩国结婚“困难户”。

  依照习俗,婚礼在黄玫的家乡举行。仪式全部结束之后,陈善傅交给黄玫的父亲一个信封,里面装有600美元现金。将陈善傅带至越南的韩国婚姻中介公司从中抽取了200美元,声称是中介费用。此后,陈善傅返回韩国,而黄玫留在越南办理相关手续。今年3月22日,黄玫告别亲人,乘坐飞机离开越南,前往那个看起来能给她带来幸福的地方。

  4.“我真的很想回到越南”

  正如在信中所写的那样,黄玫渴望成为陈善傅的好妻子,渴望尽快适应在韩国的生活。但她没有想到的是,陈善傅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韩国男人。从黄玫抵达韩国的第一天起,陈善傅就将她锁在家中,不许她外出,甚至不许她与邻居攀谈。为了更好地与丈夫交流,黄玫提出学习韩语,却遭到陈善傅的断然拒绝。更为严重的是,陈善傅不久便开始殴打黄玫,还对她实施性虐待。

  善良的黄玫无法理解发生在她身上的这一切。她在那封信中写道:“当我来到韩国的时候,我不知道生活会是什么样子。我不快乐的时候,你应该贴心地问我原因,你为什么对我恶语相向?夫妻关系如果出现了问题,双方必须坦诚沟通,丈夫必须保护妻子,而你却完全不是这样……虽然我比你年轻,但是我们必须在建立夫妻感情的基础上共同生活。”

  虽然遭到了陈善傅的虐待,但黄玫并没有放弃,她默默地忍受着,希望丈夫能够有所改变。她每隔三四天就会给越南的家人打电话,总是说自己过得很好,让家人放心,丝毫没有透露自己的真实状况。

  然而,令黄玫感到绝望的是,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丈夫的恶行并没有改变的迹象。于是,她萌生了离开韩国、返回家乡的强烈愿望。“我真的很想回到越南!如果我能回去,我会原谅你对我所做的一切。我会祝福你梦想成真,按照正确的方式生活。当我回到越南的时候,我会重新开始生活,并且好好照顾父母。”她在信中写道。

  陈善傅当然不愿意将辛苦寻来的媳妇放走。他粗暴地撕碎了黄玫的护照,并将碎屑投入垃圾桶中倒掉。6月26日,当黄玫再次提出返回越南的要求时,陈善傅痛下杀手,将她殴打致死,抛尸于自家的地下室后畏罪潜逃。8天之后,黄玫的尸体才被韩国警方发现。8月5日,陈善傅在位于韩国中部的潜逃地被警方抓获。

  5.五成“外嫁新娘”不快乐

  这起案件在韩国和越南都引起了巨大关注。尤其是黄玫的那封长达5页的信被越南媒体刊登之后,越南国内的反响更为强烈,“外嫁新娘”们的真实生活状况,顿时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之一。

  8月22日,越南妇女联合会家庭社会事务部的负责人高鸿文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据越南驻韩国大使馆的调查,目前生活在韩国的越南新娘总数为15000至17000人,其中60%的人感到“快乐”;而韩国有关机构的统计数据更加不乐观——感到“快乐”的越南新娘比例仅为50%。高鸿文指出,绝大部分越南新娘是通过婚姻中介公司嫁给韩国人的,这种婚姻缺乏感情基础,双方之间的沟通存在很大困难,往往不能理解彼此的文化和生活方式。“不少越南新娘经常遭到韩国丈夫的殴打,但她们自始至终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打。”高鸿文说。

  在黄玫案的发生地——韩国忠清南道,当地政府设有一个名为“外国人援助中心”的机构,其职责之一就是为外国新娘提供翻译等服务。该机构负责人金基书说,从未接到过黄玫的援助请求,如果黄玫能够到那里就自己的境遇进行咨询,那么悲剧很可能就不会发生。“与她们的韩国丈夫相比,外国新娘们的年龄都比较小,双方容易产生不理解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外国新娘们得不到任何外来帮助,那么生活对她们来说是非常危险的。”金基书说。

  为避免悲剧重演,韩、越两国政府达成协议,将共同对想和越南女性结婚的韩国男子进行“资格审查”。这些男子必须提交包括职业和收入情况等内容的一系列资料,经审查合格后才能与越南女性登记结婚。

  此外,越南妇女联合会计划花费350万美元,在全国范围内建立40个信息和法律援助中心,对即将外嫁到其他国家的越南新娘们进行“风险教育”。

  相 关 报 道

  在韩越南新娘的又一个悲剧

  正当韩、越两国民众关注黄玫案的时候,韩国媒体又披露了一起越南新娘在韩国不幸身亡的事件。这名越南新娘名叫黎氏金童,21岁,来自越南南部的芹苴市。黎氏金童的家庭非常贫穷,由于庄稼持续歉收,还欠有6000万越南盾(约合27972元人民币)的外债。为了缓解家中的经济重负,黎氏金童决定嫁给“富有”的韩国男人,为此,她找到一个非法的婚姻中介公司。由于人长得漂亮,她很快被一名韩国男子选中,两个人于2006年9月登记结婚。在婚礼仪式上,那名韩国男子给了黎氏金童的家人300美元。

  今年1月,黎氏金童乘坐飞机抵达韩国大邱,开始与韩国丈夫一同生活。黎氏金童与黄玫的遭遇非常相似:整日被丈夫锁在家中,遭受殴打和性虐待。黎氏金童的父亲说,女儿多次给家里打电话,哭泣着诉说丈夫对她的虐待。然而,对于这个贫穷的家庭来说,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。

  4月初的一天,黎氏金童将毛巾和衣服拧成“绳子”,试图从位于9楼的家中下到地面,然后逃跑。不幸的是,“绳子”突然松动,黎氏金童从高处重重地摔下来,几天后因伤重不治身亡。黎氏金童的父亲悲伤且无奈地说,至今他们也不知道有关女儿死亡的更详细的信息,也不知道女儿的骨灰何时才能被送回越南。青年参考
+ 回上一页 +

LINE ID:09835281550